你的位置: 首页 > 国家标准全文公开系统

国家标准全文公开系统全文阅读-国家标准全文公开系统

    纳木卓想起自己上辈子编撰的清朝野史大观,又生出一股啼笑皆非的感觉。

    自领了这桩大差事后,傅恒就忙得脚不沾地,不是进宫面圣,就是日夜窝在衙门部署调配,直到临行前才有空回府看看妻儿。若非他们老夫老妻热情不退,在傅恒出征前一夜缠绵,若非她已有近十年不曾面见过天子,只在后宫与皇后聊天,这孩子甫一出生,就会被人冠上莫须有的恶名。

    真实历史上,傅恒出征两年归来,福康安已有一岁左右,再加上乾隆几乎没有底线的疼宠亲近,确实会引人误解。

    可事实上,对于立志做文治武功千古一帝的乾隆皇帝来说,福康安除了亲近的后辈子侄,更是他成为十全老人的见证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乾隆十五年, 准噶尔内乱,上欲出兵平定, 被群臣所阻。

    在准噶尔的问题上,从先帝雍正爷起就十分不顺, 数次出兵无功而返不说,折损十分严重。自此后西边的问题就成了皇帝心中的旧病,也成了朝臣不敢提及触动的地方。

    其实在数年前的金川大捷后,乾隆就将准噶尔这个一直以来的心病列入计划, 时刻准备着发兵清楚旧患。没想到的是这次提起,不止汉臣畏首畏尾, 就连满蒙大臣也都摇头阻止。

    说不气馁,是假的。

    不等乾隆将目光移向唯一没表态的保和殿大学士, 傅恒就已当先一步,走出文臣队伍,力排众议, 压服战战兢兢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其他臣子,如早前金川之役无人赞同一样, 毛遂自荐自领军赞之位,成为乾隆出兵唯一的支持者。

    乾隆十九年四月初八,傅恒与二哥傅清一同领兵出征,随行的还有他年仅十四岁的长子福灵安。

    临行前一晚, 位于东安门外的一等忠勇公府中, 傅恒纳木卓夫妻二人与两个儿子围炉而坐, 享受着离别前最后的温馨时刻。

    你放心。傅恒握着纳木卓的手, 声音微哑,我们定会平安归来。

    自乾隆十四年大小金川战役中,纳木卓连发十余封急件重复曾经的嘱托,保住时任驻藏大臣的二哥傅清后,傅恒在公务由其是军务上,凡是她问,就再没隐瞒过分毫。

    他是真的对平定准噶尔极有信心,而非一时冲动之下支持皇帝。

    我晓得。纳木卓笑了笑,行兵打仗的事我不懂,你是内行人,说什么我便信什么。只是福灵安到底是第一次上战场,我这个做额娘的到底不能安心。

    第一次杀人,第一次受伤,第一次看到千千万万的人死在自己眼前,这是一个将领必须要经历的事情。纳木卓是个母亲,她知道要放手让孩子们自由成长,却到底逃不过为人母者刻在天性里的忧虑紧张。

    傅恒闻言轻叹口气:你竟是一点都不担心我。

    一旁坐着燎番薯的福隆安忙忍住笑意,戳了戳大哥的手臂,小小声道:额娘又要顺毛撸了。

    福灵安忙拍了一下福隆安,借着取番薯的动作将他挡住。这小子自以为压低声音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竟没看到额娘和阿玛脸色都变了么?

    纳木卓几乎是强忍着笑意,才能面色正常地看着此时在儿子面前严父威严尽失的傅恒:你是经年老将,我只等你大胜归来就行,福灵安他到底是没见过血的,你十几岁头遭上战场时我不曾伴在你身边,今时今日,也只能关心一下你的儿子。

    第二日,纳木卓并没有去送,只派了小儿子福隆安去送他的父兄。

    曾经有过的一世记忆告诉她,离别前不要许下任何承诺,也不要约定任何回来后再见时的事情。即便知道此战能够大捷,傅恒更会因平定准噶尔有功入配紫光阁,即便年岁最轻资历最浅依旧位列乾隆朝一百名臣之首亦无人能找到地方驳斥。

    可纳木卓还是忍不住担忧。

    傅恒胸中有祖先传下的血性,从不是躲在兵卒身后的主帅。即便她从未看过他在战场上的英姿,依旧能够从他每次打仗回来身上增添的疤痕处看出,他是如何身先士卒奋勇杀敌。

    刀剑无眼,如今丈夫与儿子均踏上征途,纳木卓面上镇定,内心还是不安非常。

    关心则乱,早在她坐上花轿嫁给傅恒的那一刻起,就再不能用旁观者的视角看待一切,再做不到真正的置身事外。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多的捐赠粮草,日日监督着简兴宁接下的制作官兵皮甲的活计,即便这些皮甲不一定会发到征西军手上,依旧能求得一份安心。

    许是因为准噶尔对皇帝的意义太大,乾隆在关心前线情况的同时,也想到了纳木卓。在与富察皇后商量之后,便时常以皇后想念家人为由,让皇后招又是弟媳、又如女儿一般的纳木卓进宫说话,将傅恒作战前进途中非军事机密的事若有若无的讲给她听,好安一安纳木卓的心。

    直到三个月后,纳木卓因头晕目眩险些在账房眼前一黑,她才骤然想起,自己的月信迟迟未来。

    她已是做了两次母亲的人,没察觉时还无感受,察觉之后立刻想到原因,请来太医诊脉,结果果真与预料的一样。

    福隆安已有八岁,这几年间她与傅恒一直盼望着能添个女儿,可不知为何再没好消息。纳木卓算算时间,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若是没有记错,前不久不知不觉被她揣在肚子里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武英殿大学士,封忠锐嘉勇贝子,文襄郡王福康安。

本文地址:国家标准全文公开系统来源http://www.ajpsp.com/focus/1332/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